• <code id="RYbnOZ9W"></code>
    <tr id="S35uUkv"></tr>
    <th id="0fPLqoP"></th>
  • <code id="cESM8Fxsi"><nobr id="fST6MyB3"></nobr></code><object id="O8WWrkyT"><sup id="Mcp9GC90"><samp id="hvNLjscwf"></samp></sup></object>
  • <strike id="uWqzrJb5j"></strike>
    <object id="Q54uJjF"><font id="7rTXSbZIG"></font></object>

    天游体育彩票平台_鑫泽娱乐网

    天游体育彩票平台

    百战百胜422532105856

    天游体育彩票平台_近来,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呈现出病例增速快、年轻群体感染率高、无症状传播加剧、西部和南部涌现新的疫情“重灾区”等特点,多地新冠肺炎住院病例数不断刷新纪录。专家指出,各 地仓促重启经济,防控措施不到位,追踪、隔离密切接触者存在问题,疫情政治化等因素加速了美国疫情蔓延。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和益普索集团日前公布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约2/3的美国人认为美国疫情应对情况不如其他国家。根据这项民调,4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对疫情的应对情况比其他国家差很多,25%的人认为差一些,认为美国应对得更好的人不到三成。

    “新病例的创纪录激增,暴露了从联邦到地方的危机应对弊端”

    据美国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9日上午,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500万例,累计死亡超过16.2万例。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截至8月8日,美国每10万人中约有49人死于新冠肺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表示,美国每10万人口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居全球第 八。

    《纽约时报》近日指出,疫情正在南部和西部再次暴发,感染和死亡人数迅速飙升,其中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占新增病例的近一半。今年4月份,这些州在白宫敦促下过早重新开放,结果导致疫情出现反复。巴尔的摩市前卫生专员利安娜温博士说:“我们现在的处境比3月份更糟,当时我们只有纽约一个‘震中’,现在我们有很多。”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的住院和死亡病例也在增加。《华盛顿邮报》注意到,年轻患者的住院病例也在增多,18至49岁患者的住院病例,比50岁及以上人员住院病例更多。有超过30个州的死亡病例都在增加,其中得克萨斯州死亡病例在过去一个月里增加了一倍多,佛罗里达增长了75%。

    住院病例的急剧增多,让很多地方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华尔街日报》统计指出,整个7月份,美国有14个州的重症监 护病房(ICU)使用率达到了70%甚至更高。亚拉巴马州医院协会主席威廉姆森说,该州总共1600多张ICU病床,目前仅201张可用。密西西比州卫生官员多布斯表示,该州9个主要医疗中心的ICU病床都已满员。

    《华盛顿邮报》评论说,美国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居世界第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失误的结果。“新病例的创纪录激增,暴露了从联邦到地方的危机应对弊端。应对疫情需要精准、专注和稳定的领导力,但我们的应对模式存在诸多软肋。”

    疫情失控让很多专业人士感到震惊。斯坦福大学全球卫生创新中心主任米歇尔巴里博士问道:“大家都对这种病毒在美国的 失控感到非常沮丧和震惊。我们有这么多财富和医疗人才,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则表示:“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没有能够控制住疫情,这令人沮丧、悲伤和愤怒。”

    “由于缺乏统一的协 调,各州在控制疫情上基本上是各自为政”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近日在节目中说,美国之所以未能控制疫情蔓延,主要原因有三:联邦和地方层面缺乏统一有效的协调应对;面对公众没有前后连贯、一致的信息沟通;检测和追踪能力没有达到阻断疫情传播的要求。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虽是联邦层面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中枢机构,但按照联邦法律,该机构仅有权在边境口岸对人员进行强制隔离,具体防疫职责是由州和地方一级超过2000个公共卫生部门来负责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指出,“由州和地方公共卫生部门组成的疾控体系,在防控疫情上漏洞百出,而任何一处漏洞都会导致疫情持续蔓延”。

    阿希什贾哈说,“由于缺乏统一的协调,各州在控制疫情上基本上是各自为政。”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最近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说,由联邦政府或各州联合提出的病毒传播应对策略,将比目前各州各自拼凑的策略更有效,“没有协调的应对措施代价巨大”。

    疫情暴 发后,美国政府对公众传递的防疫信息前后矛盾、让人困惑。佛罗里达大学研究新发传染病的教授娜塔莉迪安说,有效的信息传递对公共卫生至关重要,需要说服每个人都采取行动来保证社区安全。但美国公众听到的却是各种混乱的信息。从戴口罩到今秋是否开学,从向公众推荐未经证实的疗法到是否重新举行大规模集会,美国联邦、地 方官员和公共卫生专家同时传递着相互矛盾甚至截然相反的信息,这让美国民众无所适从。

    《 纽约时报》报道说,目前美国每天大约有80万人接受检测, 仅占专家建议检测人数的38%。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近日表示,控制传染病的标准方法检测、隔离病人和追踪密切接触者的做法在美国没有起到效果。他说,失败的部分原因是,一些密切接触者不愿自我隔离,或者没有条件这样做。

    美国在密切接触者追 踪能力上严重不足。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近日表示,全美共有2.9万追踪密切接触者的工作人员,但实际至少需要10万人。《华尔街日报》引述公共卫生专家的话说,美国在建立接触者追踪调查队伍方面已经远远落后于需求,联邦政府把主要责任交给了各州和地方,但地方面临资金 和人员短缺的困境。

    “一旦传染 病应对措施政治化,干预就变得更加困难”

    为了评估美国疫情的发展方向,《纽约时报》近日采访了20位公共卫生专家。这 些专家认为,美国南部和西部城市,正面临 今春美国东北部城市那样的严重疫情,农村地区情况也在恶化。马萨诸塞州总医院传染病科主任罗谢尔沃伦斯基主导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近80%的县甚至连一名传染病专家都没有。

    福奇认为,从新发病例的数量曲线来看,美国应对疫情正走在错误的方向上,美国没有一个地区能够避免疫情卷土重来。美国医学会近日发布报告说:“如果不改变 策略,很快美国的死亡人数可能会达到数十万 人。”

    美国疫情的加快蔓延让很多民众深感忧虑。威斯康星州首席医务官瑞安韦斯特加德说,他对美国疫情应对工作的失败感到失望。“控制传染病有一个很好的模式,即检测、跟踪和隔离。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强大、灵活的系 统 来执行检测、跟踪和隔离这一套程序。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

    美国密苏里大学政治学 家马克斯斯基德莫尔认为,应对疫情的政治化使得许多共和党州长不得不做出选择:是继续推行经济复苏政策从而陷入防疫失败,还是按照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行事?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传染病专家阿米什阿达加表示:“一旦传染病应对措施政治化, 干预就变得更加困难。人们在真正听取公共卫生机构的意见前,总是先要问这一措施是来自民主党还是共和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