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咖4平台主管_鑫泽娱乐网

赢咖4平台主管

百战百胜167119

赢咖4平台主管_文/林亦涵

在张慧敏心底一直认为,没有到过北大的人很难想象北大的自行车海;到过北大但没有进过北大学堂的人很难理解这海的诱惑与深邃。她曾是在北大未名湖畔下作学术研究的学子,从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后,她开始从一个城市游荡到另一个城市,香港、波士顿、加州stockton……

用普通人的眼光看,张慧敏是个内心无比强大的超能力女人,北京大学硕士毕业,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工作过,香港中文大学读博,在《亚洲周刊》、《明报月刊》、《深圳周刊》做过特约记者,博士未毕业到美国求学,在哈佛大学旁听,多次放弃哈佛大学申请,在美国加州太平洋大学任教,离职后在肯德基做过服务生、复印公司职工,回国尘埃落定后一直继续做学术研究。把握不定的人生,大起大落的生活在她身上烙下印记,而张慧敏惊人地仍旧以出乎意料的坚强展示在我们的面前。如果形容她现在的状态,应该就像她出版过的一本书,叫做《褪尽铅华》。

一 场意外下的美国之行

王利芬曾说,在她心里,一直有着一个 支撑她的梦想,把持着她理想之帆的支点,那就是北大校园里的古老的银 杏树。跟王利芬一样,那一棵棵代表着梦想的银杏树不知何时也深深根植在 张慧敏的心灵最深处。

在北京 大学读研究生的日子,那些曾经的爱情和欢乐都被张慧敏定为亘古记忆。北大的兼容并包给过她宽容和收留。以至于在国外多年后的辗转,每当在万簌俱寂时张慧敏才满襟秋意地回忆起北大。

北大硕士毕业后,张慧敏顺利地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工作。在那时,想要去香港学习工作必须由国家公派。1997年,张慧敏向所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递交入港申请,很快张慧敏就通过考核办理了入港手续。1998年入港,之后在香港中文大学读博深造。在香港中文大学就读的时候,张慧敏还在《亚洲周刊》、《明报月刊》、《深圳周刊》做特约记者。经常写点文章投稿到美国,恰巧正值美国那边在 组织世界华人国际笔会,主办方想邀请张慧敏赴美。不同于生意人,只想教 书做学术研究的张慧敏当时并不认为自己在美国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在她的未来规划里,毕业后要么去厦门大学任教要么继续回单位 工作。然而一场意外不得不让她接受笔会邀请踏上了赴美之路。

2002年9月,张慧敏飞抵美国。在此之前张慧敏一直抱着求学的心态奔赴美国,并且还获得了美国耶鲁大学教授相关推荐信。又是一场始料未及,张慧敏意外地告诉记者我在这里走的途径不是考取学校,由于我是通过笔会进入的美国,而笔会所行使的不是求学,只是在美国找一份工作然后在美国生活,所以跟我想的有些出入。

世界华人国际笔会都是以开会形式进入美国,一般情况下最多只能是签证三个月,然后进入美 国签证可延期六个月。入境之际,张慧敏要求申请到时效性最高的签证,由于当时是美国911事件的第二年,所以对于入境签证要求特别严格。他们对中国人还好,特别是女性,像许多面相长得有些凶煞的男性都会被带过去按下十指 指纹,而我们没有,所以当时他们给签证都是给予很短的时间,签一个月、两个月,最多三个月。而张慧敏则 像她说的,当即生猛地要求申请半年签证。申请时,一位美国入境官员告诉张慧敏,在他这里是申请不到半年的签证,过境的话都是由这里的通道直接过境,要批的话都是他的主管批。随即,张慧敏找到这位美国入境官员口中所说的主管,要求申请半年签证。听完后,主管开口向张慧敏要求给他一个理由。张慧敏望着他,诚恳地说:因为我是写作的,这个过程我需要调研的 时间、灵感等各方面因素,所以我需要半年的 签证。主管告诉张慧敏,延长签证时间有个规定, 如果在美国有人接待你的话,是可以放行的。这时,张慧敏不由的想起了事先在美国联系好的房东AlfredStevens,待 与AlfredStevens通过电话后张慧敏方才取得半年赴美签 证。

美国房东AlfredStevens

在美国底特律转机的时候,张慧敏不像其他成员选择去了纽约,而是直飞波士顿,想要走进哈佛大学。

抵达波士顿时,入住美国房东AlfredStevens家已是傍晚时分。在机场接张慧敏的朋友马丁刘刚刚帮张慧敏将行李放入房间就得到逐客令,房东AlfredStevens非常礼貌地 说:我已为她准备了中国晚餐,你可以走了!马丁刘试图说服房东,但房东的坚决迫使他惺惺离开。门一合上,房东就向张慧敏宣布入住规矩:不准抽烟、不准喝酒,最重要的是不准有访客,他说马丁刘执意要搬行李进房是一个例外。

待张慧敏完全清楚哪条毛巾放哪位、哪种勺放哪格之后,房东AlfredStevens命令她入座用晚餐。他站在桌旁一个盘子一个盘子递给张慧敏,当张慧敏完成一件食物,他收回去再递一件,一切完毕,他仍然让张慧敏坐着不动,看着他清洗。

这是一个祖籍英格兰移民的纯正美国人,他一生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女朋友,自父亲遗弃母亲后他一直跟随母亲生活,边打工边读书还要边抚养母亲。从他身上看到了类似于清教徒的影子,AlfredStevens信教,但并不是每天都是去教会做祷告的虔诚教徒,他只是每一年都会去捐款。拥有波士顿 大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身份的AlfredStevens曾是一名中学英文老师。退休后为了让自己的老年生活过得丰富有活力,他把自己的房子改建成了小型旅馆,但是他仅出租一两间房子,楼上基本闲置,AlfredStevens说因为他喜欢宁静 ,且不需要太多钱。

他一直为一位弹古筝的中国住客保留了一间房,一间中国住客在AlfredStevens居住了八年的房。直到中国住客在纽约结婚后,每个周末前往波士顿教古筝时仍然住在AlfredStevens家中,而房东AlfredStevens则每个星期往返在波士顿与纽约之间接送那位中国住客。尽管每个星期只在房东AlfredStevens家中住一两天,但AlfredStevens依然按照其他客房的标准 ,一天只收取十元美金的廉价租金。

张慧敏到达美 国的第二天是911纪念日,朋友们让她去纽约,AlfredStevens说可以带她去看波士顿的纪念活动,但是从清晨开始。他仔细介绍着这是自他父母开始就居住在这 里的环境,美丽的JamaicaPlain湖畔,绿树成荫的ForestHills,以及张慧敏该乘什么样的车,在哪个地方购物,银行、邮局、餐馆……他始终不说911。 在去波士顿的集市中心Haymarket时路过政府中心,有许多人举着我们不会忘记的牌子默祷,静 静地只有教堂的钟声在回旋,一直向张慧敏介 绍美国各种事物的房东 在那个时刻却没有了语言……

从入住的第6天开始,张慧敏去朋友的中心教中文,房东AlfredStevens强行要成为张慧敏的司机,一日四趟地把她送到学校 再把她接回。更不可思议的是每次出门,他都要先开车门,让张慧敏坐好,他再上车启动车后,下 车开院门,然后将车开出,停下,再关院门。张慧敏多次提议由她开门,在院外等候,他不用下车,也不 烦琐,但都被拒绝了。直到张慧敏去哈佛,坚决不要AlfredStevens开车送,这位74岁的老人还愤怒地说了一连串的英文。

在哈佛大学旁听的日子

在美国房东AlfredStevens家中居住一个月后,一位在波士顿大学的教授朋友帮张慧敏找了另外一个住处,那是一 个台湾作家朋友的家,作家朋友为了有人照顾其90岁母亲希望能找到一位会做饭的人,待遇就是可以免费住在她家。当时我并不是特别想去,手上还有一些积蓄,但是作为写作的人我很想进入美国的写作圈子, 看到对方有这么好的一个文化背景也觉得挺不错的。所以我就去了。张慧敏如是说。美国房东AlfredStevens听闻张慧敏要搬离时很伤心,第一句话说的就是:It’snotgoodforme,butit’sgoodforyou!(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你来说是好消息。)他为她祝福,最后他说,如果不愉快就回来。搬离后,事情并不如张慧敏所想的那样能够被带入美国的写作圈子。她只能在写作上继续另觅出路。

来到美国波士顿的第三天张慧敏就直奔哈佛,拿着从香港带来的郑培凯教授推荐信, 张慧敏找到了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社长杜维明,并跟他说:我在香港的博士没有结束,我想在美国继续读书。燕京学社一直有着一个传统,一定会帮助和支持真正想学习和有才华的人 。当时,作为社长的杜维明可以拥有四个助教。于是,在杜维明的帮助下张慧敏成为杜维明名义下的助教得以在燕京图书馆里有名目,有了名目后才方可使用燕京图书馆。

由于在香港读书时张慧敏经常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里做采访,于是在哈佛的时候张慧敏旁听完课,就会与杜维明在一起着手准备做一期伊拉克战争与儒学的相关采访。

在哈佛大学旁听的日子里,生活上张慧敏依然寄居在那 位台湾作家的家中,老太太一直想为自己的孙子觅得如意孙媳妇。在美国,对于女性来说想留下来的话,有一种方式是嫁人。无意于此的张慧敏不得不选择离开了这个临时寄居的地方。

为了在哈佛大学上课方便,随后,张慧敏在哈佛大学附近寻觅到了一户中国人家,房东曾经在中国当过记者做过知青 ,在美国与丈夫离 婚后,将所分得的一套房子用来出租。房子的第一层住了许多黑人, 而这些黑人带来了很多虱子。搬过去之后,张慧敏发现自 己身上长满了包,吓得张慧敏以为自己患上了什么病,而女房东一直隐瞒张慧敏真实原因,直到房东的儿子告诉张慧敏你不是患病,而是我们家有虫子。说完撩起自己的衣袖将同样长满包的手展示给张慧敏看。没有经历过知青生活的张慧敏当即活生生地被吓到了,但张慧敏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搬家。尽管房东鄙夷地说:你这么娇气怎么可以在美国混呢?

张慧敏在心底想,在中国都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在美国难道就需要 如此落魄吗,既然这样还不如回国发展。我当时知道真相我立马就要搬,可是我在美国谁也不认识能够搬到哪里去呢。只有求我的那个美国房东AlfredStevens,给AlfredStevens打完电话后,AlfredStevens连夜驱车赶到张慧敏的住处,待收拾完行李回到AlfredStevens的家中已是深夜。不敢将行李放进屋内,张慧敏只好把它们放在AlfredStevens家中的院子里,AlfredStevens还拿出了一套他的衣服暂借张慧敏换洗。

第二日,AlfredStevens陪同张慧敏购买杀菌药喷洒在行李上,然后一件一件地用水清洗。那一刻,张慧敏望着老房东AlfredStevens顿时百感交集。

命运也是一种生存智慧

在哈佛大学旁听的时候,张慧敏一直在考虑继续留美还是回国。其实,从始至终张慧敏留在美国唯一的想法就是进学校。曾经有一个进入哈佛大学深造的机会摆在张慧敏的面前,哈佛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中国文学教授李欧梵,他推荐张慧敏递交进入哈佛大学攻读硕士的申请。在美国,申请入学校方尤其注重推荐人,而当时懵懵懂懂的张慧敏顾及自己的英文水平却放弃了申请。之后李欧梵教授多次提醒张慧敏,而她始终不申请,坚定着要等自己的英文水平自己认可了才递交申请。当时正值李欧梵教授决定回香港,临走之际李欧梵再次找到张慧敏进行了一次交谈,他对她说要不你就回香港,好老师总是喜欢好学生的,只要脑袋好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半响,张慧敏还是认为自己想留在美国。直到李欧梵最后一次问及张慧敏的时候,她告诉李欧梵自己决定留下来。随着李欧梵教授在哈佛的离职退休 回香港发展,张慧敏的哈佛之路也由此不了了之。接下来,还有更严峻的生存问题等待着张慧敏面临。

哈佛大学燕京学社社长杜维明曾在为张慧敏办理手续的时候,遇到过她在美国没有身份的困难,加上张慧敏在美国逗留的签证期限只有半年,因此不能在美国呆下来。当张慧敏成功申请到身份后,一个幸运的机会眷顾了她。在美国申请工作有许多时间制约,比如有一年、三年、七年、长聘等,在北大教授王宁的推荐下张慧敏向美国加州太平洋大学递交了简历,很快张慧敏顺利地获得美国加州太平洋大学任职工作。对方发给张慧敏一份正式聘用文件,文件中写道:我们已经雇佣你了,你是不是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如果接受的话 请你回信。张慧敏将能够在美国工作的证件一一扫描给对方,最后才与学校正式签订合同。获取工作后的张慧敏忽然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她再 次从老房东AlfredStevens家中搬离出去。

把握不定的人生,命运犹如摇晃于暴风雨之中,之后张慧敏惹上了一些麻烦,离职后,所有的通讯都被阻截,所有投递出去的信息都被石沉大海。2004年8月,无奈之下张慧敏只好从加州stockton回到波士顿,回到波士顿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在美国,有帮助新移民找到新工作的犹太人组织,对于高学历的张慧敏来说这个组织里 的必修培训课很是让她无法适应,比如犹太人会教大家如何学会用电脑打字,如何找到工作等最基本的生存技能。很快,张慧敏离开了这个组织。之前我没有去打过工,我没有去餐馆刷过盘子,我一天到晚都在哈佛。这样的情况下张慧敏决定向生活妥协,去肯德基应聘。肯德基主管看了张慧敏的简历后,决定要把张慧敏培养成为一个主管。但是 天生对菜单名目记不住的张慧敏来说,压根就不适应在肯德基上班。三天后,张慧敏就辞去了肯德基服务生的工作。直到一家复印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街上展示复印技能,张慧敏才报名参加。培训期间,复印公司主 管一眼就认可了张慧敏的能力,开始直接雇佣张慧敏。对于我来说也还是蛮折磨的,这种机械活的工作唯一的好处就是让我可以把脑袋腾出来。我的有些文章就是在那个时候写的。张慧敏坦率地直言。得到主管特别的允许后,没活干的时候张慧敏唯一的兴趣就是复印自己的书和朋友介绍的书,并且很专业地把它们装订好。

在哈佛大学旁听课的时候,张慧敏选了几堂自己喜欢的课。在哈佛上课,最开始老师一般都是把所有的书目报给学生让大家购买。哈佛图书馆有一个关于购书后可以退回的机制,所以张慧敏将课堂上所用的书全部购买回 来,利用复印公司主管给的特权进行复印,装订好后再将原著退回哈佛图书馆。

张慧敏有本书叫《语言在洞穴中穿行》,她在里面写到,北大的遭遇让我飞,离开北大我却一直在爬。我满身上下都浸满了普通女 人的弱点,它们将我的生活弄得支离破碎;丢失北大是这破碎中不堪回首、疼痛无比之一种。但学术生命仍将踽踽前行,十年已去,还会有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我不知自己能否会在下一个循环里归来,像循环小数那样归来。2007年张慧敏终于回到故乡景德镇继续做她的学术研究,没有人知道她当时在美国面临了这样的抉择:要么选择死亡,要么回国。

来源:本文来源于 财讯网 转载请保留原文出处和链接!